<meter id="dlxdz"></meter>

    <var id="dlxdz"><p id="dlxdz"></p></var>

    <del id="dlxdz"></del>

    <font id="dlxdz"></font>

          <delect id="dlxdz"></delect>

            您好,歡迎來到華源醫藥網! [登錄] [免費注冊]
            音樂小圖標 誠可感天 作詞-王軍  劉家成  作曲:徐遠航  演唱-廖晶(廖導) 播放 暫停 下載 試聽

            華源醫藥網

            政策解讀

            大型三甲醫院被通報 藥械貨款結算成為巡視整改重點!

            來源:醫藥經濟報作者:未知時間:2023-06-13
             要賬困難是醫藥商業流通領域的無奈,醫院拖欠醫藥企業賬款問題連年發生。
             
              近日,《海南省人民醫院委員會關于巡視整改工作進展情況的通報》發布,重點通報了海南省人民醫院拖欠中小企業賬款的問題,并針對賬款拖欠情況給出了具體的整改要求。
             
              此外,中國法院網前不久也報道一起藥企訴醫療機構拖欠百萬貨款案。
             
              2022年,某醫藥公司與某醫療結構達成合作協議,約定由某醫藥公司向某醫療機構供貨,某醫療機構向其支付貨款,但直至2022年最后一次對賬,某醫療機構仍有部分貨款未付清。某醫藥公司多次催款未果后,選擇將該醫療機構訴至法院。
             
              一直以來,醫療機構拖欠上游醫藥產品供應商貨款被視為“老大難”問題,醫療機構有時候拖欠企業藥款6個月到1年,導致企業出現資金周轉困難;甚至不少醫院長期大額拖欠藥品貨款作為流動資金或謀取增值效益,以至于滋生了權利尋租和腐 敗。
             
              在此前被披露的青海省第五人民醫院原院長柴多的案件中,因為在醫療器械采購中,企業遲遲拿不到貨款,飛利浦代理商就通過行賄的方式,讓柴多給設備科負責人“打招呼”,大搞權錢交易。
             
              業內人士指出,在整個醫療市場終端,醫療機構掌握著藥品、耗材的采購權,大部分醫藥產品是先配送給醫院使用,醫院在獲得產品銷售收入時,很可能把這部分現金用于更加著急需資金的其它優先事項,或者將這些資金放在銀行賬戶上獲取利息收入。藥企一旦不能及時獲得回款,就必須通過借貸、過橋等其它方式解決資金流問題,從而導致了不必要的成本增加。
             
              海南大三甲被通報 回款難仍是行業頑疾
             
              醫院藥商回款速度慢、周期長主要有多個因素。2022年2月,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醫保局副局長陳金甫表示,耗材領域貨款積壓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必須要確?;乜?。國家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標采購中心表示,2023年的工作要點之一就是支持各地提供在線貨款結算服務。
             
              此次因“拖欠中小企業貨款”被通報的醫院為海南省人民醫院,是海南全省規模最大、綜合實力最強的首家“三級甲等”綜合性醫院和省直屬公立醫院。
             
              根據省委統一部署,2022年6月至9月,八屆省委第一輪第八巡視組對海南省人民醫院委員會開展了巡視。11月22日,省委第八巡視組向海南省人民醫院委員會反饋了巡視意見。經過3個月的集中整改,目前巡視反饋問題55個,完成整改42個,正在整改7個,整改完成率85.7%。
             
              據海南省人民醫院官網介紹,醫院擁有較先進的大型設備有新雙源CT、光譜CT、3.0TMR、PET-CT、DSA、醫用直線加速器、生化免疫全自動流水線系統、手術機器人等。目前醫院醫療設備總值約11.2億元。
             
              按照本次通報,省委第八巡視組明確給出了兩個整改方案:
             
              一是加強運營管理。定期分析科室成本數據,以藥占比、耗占比指標為抓手,督促科室加強成本管控,提高資金使用效率。
             
              二是加大資金統籌力度,完成巡視組提出的中小企業(不含未取得聯系的企業)欠款的清理,緩解供應商回款難、加強服務保障。
             
              業內觀點認為,醫院為改善就醫環境和提高醫療服務能力,通過購買大型醫療設備,提高醫院規模效應和競爭力無可厚非。若由于資金不到位,部分醫院盲目貸款舉債擴張,固定資產投資規模過大造成資金緊張,有些醫院就會通過拖欠企業貨款去彌補基本投資的欠款。
             
              除了海南省人民醫院,近年來還有大批醫院同樣因為拖欠賬款問題被通報。
             
              早在2021年底,國務院第七次大督查通報,湖南省一些部門、單位將無分歧欠款改為有分歧欠款,部分醫院占壓醫藥流通企業大量資金且付款期限過長。
             
              截至2020年10月,懷化市第一人民醫院應付賬款余額3.47億元,郴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應付賬款余額6.5億元,均占壓醫藥流通企業大量資金。
             
              此外,青海省部分單位也存在將無分歧欠款改為有分歧欠款,虛報償還金額、違規新增欠款,部分醫療機構長期拖欠醫藥流通企業賬款。
             
              數據顯示,2019年青海省醫藥流通企業回款期平均為239天,個別甚至超過5年;西寧市第三人民醫院拖欠37家民營企業1523.74萬元,其他公立醫院也存在不同程度的拖欠賬款情況。
             
              相關醫藥行業協會調研顯示,公立醫療機構回款賬期最長達960天,欠款金額最高達8600萬元。公立醫院回款老大難的問題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回款周期長甚至成為了行業里的“規矩”。
             
              在帶量采購參與之下,醫院、企業、醫保之間的三角債正在受到多部門重視。業內普遍認為,通過帶量采購耗材存量市場相繼被壓縮,企業難以承受長期欠款造成的經濟壓力,解決購銷環節中長期存在的回款問題已成當務之急。
             
              制度化推動 力求解決藥械欠款問題
             
              伴隨著集采全面推進,藥械利潤明顯降低,如果醫院再長期拖欠賬款,那企業將難以維持正常經營。再加上我國醫療器械行業呈“小而散”布局,且多數是中小型企業,根本沒有充足的資金儲備去應對醫院漫長的回款周期。
             
              甚至不少醫械廠商反饋,只能通過借貸的方式維持產品的正常供應,每月的損失已經高達數十萬元。在兩票制全面實行后,企業需要直接面臨醫院,承擔墊付資金的壓力。迫于為了今后還要繼續合作的壓力,少有藥企敢于撕破臉皮去和欠款醫院對簿公堂。
             
              清理醫院拖欠貨款、緩解中小企業壓力已經成為當務之急。
             
              4月11日,廣州市醫用耗材采購交易平臺發布《關于廣州市醫療機構新增超期未結算排行榜功能的通知》。明確要求自2023年4月10日起,廣州醫用耗材采購交易平臺新子系統的統計管理菜單中,新增廣州地市醫院欠款情況排行榜功能。
             
              排行榜根據醫療機構級別分類(三級、二級、一級\未定級),每個級別按照匯總(起始時間為2022年1月至現在)和上個月的2種統計口徑,統計出累積欠款金額和欠款比例前3名,榜單每月1號自動更新。
             
              此舉是廣州市醫用耗材招采子系統,開始對全市公立醫院欠款情況進行摸排統計,并按照排名對外公示。這意味著,全市公立醫院拖欠藥品、耗材貨款將被全面監控。
             
              事實上,在帶量采購的相關政策中,回款問題一直被著重強調。
             
              今年4月,內蒙古自治區醫藥采購中心發布《內蒙古推行“醫銀企”業財一體化直接結算 保障集采醫藥企業及時回款》,公開藥械直接結算實施情況。
             
              據了解,內蒙古依托醫保信息平臺招采子系統延伸開發直接結算系統,打通與金融、財務等信息系統之間的壁壘,在全國首創醫?;鹋c醫藥企業“醫銀企直聯”業財一體化直接結算模式,實現全程在線結算,被選為國家醫療保障局年度工作亮點。
             
              2020年至2023年一季度,內蒙古自治區累計為全區2046家參與國家、聯盟集采508個中選藥品采購的醫療機構預撥醫?;?6億元,向103家配送企業結算藥款22億元。集采中選藥品從交貨驗收合格之日實現30天內回款,入庫日正值付款日,次日即可實現結算。
             
              值得一提的是,內蒙古的“醫銀企直聯”結算堅持兩項原則,“預撥貨款額度內開展采購”和“規定時限內完成結算”。醫療機構保持采購結算主體的身份不變。
             
              “此種模式保證了企業及時回款權益,把回款統一到盡量可承受的期限內,又保留了醫療機構的結算義務。結算主體責任仍是醫院,而醫保通過適度超前的資金流運作,提供了創造性解決方案,也沒有大包大攬,不用逾越本位承擔過多且不合理的永續墊款責任?!庇袠I內人士表示。
             
              除了帶量采購相關政策中強調解決回款問題,在醫保支付方面,國家也出臺了相關發文,加快優化款項支付。
             
              2019年11月,國家衛健委發文,要求綜合醫改試點省份要率先推進由醫保經辦機構直接與藥品生產或流通企業結算貨款,其他省份也要積極探索。多省市紛紛開啟試點,推動醫?;鹋c企業直接結算,緩解企業回款壓力。
             
              2021年,國務院官網發布《醫療保障基金使用監督管理條例》。根據文件,醫療保障經辦機構應當按照服務協議的約定,及時結算和撥付醫療保障基金。
             
              全國范圍內,已有福建、山東、安徽、內蒙古、河北等多省市探索開展醫?;鹋c企業直接結算,成效也體現在了回款周期上。
             
              市場觀點認為,推行醫?;鹬苯咏Y算可以很大程度上緩解藥企回款難問題,但其后續能夠產生的連鎖影響可能不會只局限在解決藥企難題上。從長期發展的角度考慮,仍需要積極探索新的支付模式,完善監督監管制度。


            熱門標簽:

            政策解讀

            色偷偷7777www人妻蜜桃
            <meter id="dlxdz"></meter>

              <var id="dlxdz"><p id="dlxdz"></p></var>

              <del id="dlxdz"></del>

              <font id="dlxdz"></font>

                    <delect id="dlxdz"></delect>